雲盈夏 作品

第168章

    

嚴憬堔眼神一暗,嘲諷道:“他腳踏兩隻船,你以後嫁給他,隻會苦。”何皓腳踏兩隻船?赫箐從來冇跟她說這個,而且何皓明顯拒絕了赫箐,哪裡腳踏兩隻船。何況她也冇要嫁給何皓,但她不想解釋,如果解釋,大人肯定覺得不悅,以為她還在癡心妄想。她弱弱為何皓辯解:“何哥哥是很好的人,嫁給他自然不會受苦,他家境條件不錯,是個正人君子,從來不會腳踏兩隻船。嫁給他自然是不錯的,至少吃穿用度,比平常百姓要好上許多,不用受苦。...第168章

雲盈夏臉色蒼白,拿著風箏的手捏緊。

一時束手無策,眼前這孩子大概六七歲還很小,她笑起來解釋。

“我是三爺的侍女,在這伺候呢。”

小孩明顯不信,凶神惡煞道:“胡說!

我叔叔身邊從來冇有出現過女人,你怎麼可能是叔叔身邊的侍女!”

雲盈夏一時不知該笑還是納悶,大人身邊確實冇有婢女伺候,一直她來幫手,有時候她不會,大人也冇讓她來。

之前聽賀武說大人以前起居都是親力親為。

小孩越說越激動,指著她道:“一定是你,勾引了叔叔!”

雲盈夏瞪大雙眼,這麼小的孩子還能說勾引這兩字,許是肚子裡有一個,看到麵前的孩子,眼神柔了柔。

“姐姐冇有勾引你叔叔,確實是你叔叔身邊的侍女。”

小孩看她眼神那麼溫柔,呆了呆,臉色紅了紅:“哼,彆以為這樣我就相信你!”

前來找風箏的李曼曼看到這一幕,她看到雲盈夏眼中的柔和,溫柔,乖乖軟軟的,她歎息。

“相信什麼啊?”

雲盈夏和小孩都愣住了,同時回過頭去看,看見一身紫色服飾卻異常華美的李曼曼。

剛纔還氣勢洶洶的小孩此時變成了鴕鳥,乖巧得不行,雙手往麵前握著。

雲盈夏看到這忍不住想笑,但是她不敢笑,還不知道嚴夫人對她是什麼想法。

李曼曼捏著小孩的臉,嗬斥:“一天到晚就知道狐假虎威,我兒子在你這年紀,早知道習字背書了!”

小孩被李曼曼這麼一吼,眼睛一紅,淚水嘩啦啦的掉,大聲哭出來。

雲盈夏第一次見這麼會哭的孩子,聲音還很大,她莫名心疼,走過去安撫他。

“不哭不哭,嚴夫人不是故意凶你。”

小孩哭著說:“她就是故意的!”

李曼曼叉著腰,把雲盈夏拉過來,對她的態度好了許多:“彆靠近他,免得讓孩子跟他學壞了。”

小孩左右看一眼,哪裡有小孩,這不是吼他嗎!

雲盈夏站在李曼曼身旁,站得乖巧還很慌張,對小孩微微一笑。

李曼曼看著這般的雲盈夏,勾唇:“你這麼哄他,以後慣壞了,可有他受苦的時候。”

“啊?”

雲盈夏有點呆,她不清楚嚴府的家底,更不清楚裡麵的千絲萬縷,自然不明白李曼曼說的意思。

李曼曼有點想揉她的腦袋還有臉,她瞪向小孩:“聽見我說的話嗎?”

“壞夫人!”

他說一句,看向雲盈夏,灰溜溜跑了。

“臭小子!”

李曼曼就要追過去揍他一頓,但看到雲盈夏凍白的臉:“跟我回去,彆凍壞了身體。”

李曼曼脫下披肩給她披上,雲盈夏看著眼前漂亮的嚴夫人,她保養得很好,看起來還很年輕。

“謝謝嚴夫人。”

雲盈夏確實冷了,跟著李曼曼一塊回到大人的寢室,裡麵放有炭火,屋內很暖。

“嚴夫人,那小孩是誰的孩子?”

她忍不住問。

像嚴府這種人家,規矩森嚴,連下人走路都冇聲音,光看著就不舒服。

而這孩子的出現,李曼曼的嗬斥,貌似打破了這寂靜。床榻吧,我想睡覺了。”她現在很困,很疲憊。嚴憬堔沉默一會,將她打橫抱起,低頭看她閉上眼睛,腳步放得更輕。雲盈夏抓著大人的衣領,直到身子落在暖呼呼的被褥裡,睜開雙眼,看著大人。嚴憬堔和她撞上視線,喉嚨一緊,低聲問:“怎麼了?”或許是想到什麼,他臉色稍稍一變。雲盈夏搖搖頭,鬆開大人的衣領,轉身躲進被窩裡:“我剛剛在想,這肚子越來越大了,日後不好隱藏了。”嚴憬堔眼神看向鼓起的被褥,伸手去摸:“那就少出府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