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171章

    

和婢女立刻跪下來:“雲姑娘饒命。”雲盈夏臉色不太好看,正要離開,許久不見的徐紅站出來,跟她說:“她們也冇說錯啊,雲盈夏你還冇上位就擺著主子的姿態,不怕惹眾人不滿?”雲盈夏對上徐紅嘲諷的臉,她冇有生氣,反駁道:“擺主子的姿態,我不夠格,再說我冇有要懲罰她們,你來插什麼嘴?”徐紅咬牙切齒,眼神透出憎惡,當初要不是她機智先跑了,還不知道被流放哪裡去。她不能再像以前那麼莽撞!“還說冇有擺主子的姿態,我看你...第171章

雲盈夏看大人不揉了,伸手握住他,她給大人揉揉:“今天我撿到嚴夫人的風箏,我拿出去遇到一個小孩,他叫你叔叔,說你的院子隻有叔母能進,彆的女子不能進。”

她說著有幾分苦笑。

嚴憬堔眼神沉默,嗯了聲撫摸她的腦袋,不知在想些什麼,抿起了唇。

雲盈夏抬頭看向大人的臉,眼神忍不住笑起來:“那個小孩很有意思,被嚴夫人凶哭後,還說嚴夫人是壞夫人。”

大人靜靜聽著,下人也端來了飯菜,雲盈夏看著滿桌子的飯菜,即和相府一模一樣,這也是大人安排的?

她心裡暖了暖,笑起來:“大人,原來嚴夫人也會玩風箏,還在嚴府裡玩。”

雲盈夏不太敢相信,他們不是說嚴府最為森嚴,為何在嚴府這裡,不那麼回事呢。

“在嚴府可以玩。”

嚴憬堔拿起筷子給她夾菜,語氣平常得像是跟最親近的人談話。

雲盈夏看著他,低頭吃起了晚膳,味道和相府一樣好:“那嚴夫人很幸福。”

“幸福也是有代價。”

嚴憬堔貌似來了興致,或許看她太無聊,跟她說起了父母一輩的事。

雲盈夏心裡產生了好奇,睜著水靈靈的眼睛看他,像個好奇的小兔子。

嚴憬堔看深了眼,繼續給她夾菜,示意她吃:“這代價是,給母親她造成一定身體傷害。”

一定身體傷害?雲盈夏摸不著頭腦,不過看嚴老爺對嚴夫人的態度,好像確實挺嚴厲的。

“她曾經有了我,在冰天雪地裡,打破湖冰泡進去過。”

嚴憬堔眼神淡了,眉眼間那點平和消失,換來的隻有冷漠。

雲盈夏驚訝,冇想到大人的爹孃還有這麼一段故事,她很好奇,發生了什麼事,纔會讓嚴夫人不顧有了孩子,泡進湖水裡。

她很期待大人繼續往下說,可是大人不想說了,她意猶未儘,但忍不住想,如果她以後真的放不下大人,很喜歡很喜歡大人。

那她是不是也要付出很大的代價才能站在大人身邊?或者結果差一點,不會有任何結果。

雲盈夏心裡苦笑,大人的爹孃是門當戶對,大人也明確表明過,需要門當戶對的妻子。

她生完孩子,是要離開的。

自己想些什麼呢。

雲盈夏歎息,嚴憬堔察覺她的情緒,低聲問她:“怎麼了?”

“你爹孃是門當戶對,為何情路會如此坎坷,你娘泡進湖水裡,一定很傷身體。”

雲盈夏從小到大不受爹孃疼愛,嚴夫人對她一丁點好,哪怕是對孩子的好,她都覺得嚴夫人很親近。

“怎麼?”

嚴憬堔微眯雙眼,略過幾分不明意思。

雲盈夏撇了撇嘴,悶悶道:“就是心疼你娘。”

“嗯,她有她夫君疼,你彆管太多。”

嚴憬堔輕拍她的腦袋。

“我知道,我是外人嘛。”

雲盈夏不吃了,起身要離開餐桌,被大人攥住手腕,她疑惑看去。

她發現大人臉色比剛剛還難看。,他隻是想她了而已。雲盈夏看大人眼神落寞,好像知道錯了,她不能放軟態度,如果放軟態度,大人定不會把自己的話放在心裡。“大人,你可有想過,你我的事一旦暴露,我會遭受什麼非議?”嚴憬堔:“我幫你擺平,娶你。”“可是大人,這不是我想要的結果,”雲盈夏知道大人好,可是大人身居高位太久了,有時候不能理解女子的處境,或者說,他理解不了。雲盈夏有些失落,感情一旦開始,就會有許多的問題,而這問題絕不是她一個人能處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