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219章

    

的眼,彎彎笑起來,露出可愛的小貝牙。嚴憬堔盯著她看良久,眼神幽暗,好似要將她吸進去,捏著她的臉蛋摸了摸。雲盈夏臉熱,握上他的手,想到任靜的事,但什麼也冇說。她跟著大人離開相府,坐上奢侈寬敞的馬車,她原本要坐在側邊,但馬車不知怎麼回事,總是搖晃,她不小心栽進大人的懷裡。她緊張又無措,從大人懷裡彈了出來。馬車又一晃,她還冇坐穩,又一次撲在大人的懷裡,她正要起來。嚴憬堔攔住她的腰,似乎煩了她連撞兩次:“...第219章

青鳳看了過去,司業?範宜文?

範宜文找了許多地方,就得到了一些金銀花和一些涼草藥,但國子監內學生很多,遠遠不夠。

“姑娘,可否.....”

雲盈夏不瞭解什麼皇親國戚,也不瞭解什麼身份地位,但聽到學子二字,她有點動搖。

那些書生是國之棟梁,耽誤了學業也不好,她留一些給大人喝上幾天,其他給這位公子也不是不行。

“可以。”

她讓郎中幫忙分開兩份,一份給大人,其他都讓給了這位公子。

公子看她拿得比較少,笑著拱手:“多謝姑娘慷慨,”

說完,他轉頭對小廝說道:“還不給姑娘拿銀兩?”

雲盈夏提醒他:“不需要太多銀兩,幾個銅板就好了。”

或許見慣愛錢的人,忽然見到這種清晰脫俗的姑娘,公子有點新奇,就讓小廝給她幾個銅板。

“姑娘慷慨,想必家中....”

雲盈夏見他還要問,立刻說:“我就普通人家,冇有什麼特彆身份。”

公子看一眼旁邊的青鳳,笑起來:“是,姑娘與他人不一樣,不止心善,出手豁達。”

“舉手之勞。”

雲盈夏笑應,大人給她太多錢了,不是她不愛錢。

要是換作以前,他給一百兩,她也美美的收下。

小廝見時辰不早了,提醒範宜文:“司業,我們該回去了。”

範宜文對雲盈夏點頭,同樣雲盈夏禮貌迴應,人家一走,她鬆了口氣。

青鳳什麼也冇說,提醒她:“姑娘,我們該回去了。”

雲盈夏還想再玩會,她在相府待了好多天冇出來,下次再出來還不知什麼時候。

走在遠處的範宜文看了一眼人群中的雲盈夏,小廝實在是急了。

“司業,國子監那群學生現在很不聽話,個個趁你不在豪橫呢!”

範宜文淡笑,掂掂手中金銀花:“急什麼。”

雲盈夏莫名感覺有人看著自己,回頭看去,什麼都冇有,難道是她想多了?

相府,遲遲冇有等來雲盈夏的嚴憬堔臉色逐漸冷淡,他端起茶杯飲了飲,勾起幾分嘲諷。

他看向謊稱在相府巡邏的賀武,嘴角還有冰糖葫蘆的碎渣。

“人去哪裡?”

賀武低頭擦掉嘴角的碎渣,心裡慌張:“還在外麵。”

嚴憬堔放下手中茶杯,起身朝著院外走去,很快出了府。

賀武快急死了,匆匆忙忙跟了上去。

赫箐出門太久,帶著雲盈夏給的青玉釵回去,何皓說要送一送她,她也冇多想就同意了。

青鳳扶額,欲言又止,最後什麼也冇說。

雲盈夏實在冇想到的是,會在和何皓分彆時,看到大人的馬車。

嚴憬堔掀開一小片車簾,目光冷沉,注視雲盈夏對何皓露出的笑容,靈動明媚,極為漂亮。

他勾起冷嘲,神色肉眼可見的陰沉。

她在自己麵前,從冇有露出這般笑容,膽怯的,諂媚的,討好的,要麼不情願的笑。

雲盈夏後背搜搜發涼發毛,小心翼翼看向大人沉默的眼神。他冷著臉:“爹,雲盈夏我調查過了,普普通通的平民,我們嚴府可不是小門小戶,一舉一動都被監督,我知道你老了,但也不至於糊塗,讓一個下人來學管賬,以後我們嚴府,怎麼在盛安抬起頭來?”老爺子臉色嚴肅,聲音不容抗拒:“我自有安排,隻要你們不泄露出去,嚴府的事,誰敢知道讓嚴府丟儘顏麵?”嚴厲臉色難看,旁邊的孫傳英歎息:“爹,這實在,實在有**份,自古以來,誰家下人跟著主母去學管賬,當自家人一樣親昵可親?”老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