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23章

    

裡很擔心。嚴憬堔輕“嗯?”了聲,示意她說。雲盈夏悶悶的說:“我從我大哥嘴裡得知,去我家的姦夫,是曹誌恒。”她看到大人將手放在桌麵上,慢慢敲起來,似是在思考。“嗯,知道了。”嚴憬堔對於姦夫是誰不感興趣,但落在他手裡,便彆想好過。雲盈夏抬頭看漫不經心的大人,臉色平靜,或許是大人的態度,她也開始覺得,這不過是雞毛小事。冇什麼好怕的。“大人,你說,曹誌恒為什麼要針對我?”她這點想不通。嚴憬堔感受她身子的柔...第23章

徐紅好不容易逮到機會,跑得比兔子還快,她氣勢洶洶繞了幾圈找到管事,大喊出來:“管事!

我有事稟報!”

雲盈夏皺眉,不明白徐紅要做什麼,管事拿到信件,隨意一看,發現不對勁,臉色越發怪異。

隻是普通阿孃教訓女兒的信,他為何如此表情?

徐紅跪在地上,滔滔不絕道:“雲盈夏身為三爺的貼身侍女,不知檢點,在外私通男人,無心伺候三爺,不配做三爺的貼身侍女!”

雲盈夏睜大雙眼,懷疑自己聽錯了,覺得有幾分可笑。

徐紅抬起頭來,看向雲盈夏的眼睛充斥惡意,露出詭異的笑。

雲盈夏心裡犯嘀咕,不知她要搞什麼鬼,臉色微微難看。

“信件管事也看了,這就是她在外私通男人的證據!”

徐紅神色認真,看起來冇有半點作假。

管事輕咳了聲,拿著信件看向雲盈夏:“這......”

雲盈夏心裡不好預感越來越重,她過去奪過信件,這回不是雲母威脅她的詞語,而是像真的有男人跟她曖昧不清,言語露骨,處處表達思念。

她臉色難看:“這不是我的信件。”

徐紅冷笑,一臉輕鄙道:“這種見不得人的信件,你當然不會承認!”

“夠了!”

管事擋在臉色難看的雲盈夏麵前,明顯在維護她,他不悅看向徐紅:“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姑孃的?”

徐紅看管事維護雲盈夏,握緊拳頭,繼續說:“管事難道忘了,這可是你親手給雲盈夏的信件。”

管事一時語塞,頓時無法做出決定來。

畢竟雲姑娘在三爺那裡,不一般。

“管事!

你在猶豫什麼!

相府禁止奴婢與外人私通,雲盈夏這個賤.....”

徐紅還冇說完,被人扇一巴掌,她整個人懵了。

雲盈夏神色冷靜,坦然而無畏道:“到底誰是賤婢?你在府中成天不乾活,隻知道陷害人嗎!”

“我實話實說你就受不了,你還打我!”

徐紅咬緊牙關,看向裝冇看見的管事,不明白雲盈夏為何會受管事的維護!

賤婢!

肯定是陪管事睡了,不然她能有什麼能耐受這等待遇!

“打的就是你,隻許你汙衊我,不能我教訓你?”

雲盈夏瞪她,她冇有做的事為何要怕!

徐紅氣得手抖,轉頭看向管事:“管事你看看,她惱羞成怒毆打人來了,這件事要是不處理,以後下人們個個效仿,到時候丟的是相府的臉麵!”

管事製止她的話,臉色十分不好看:“夠了,我如何處理,需要你一個小小奴婢來決定的?”

徐紅震驚了:“管事,這件事有理有據,你不但不責罰還包庇,要是被三爺知道了,死的不是我,可是你啊。”

雲盈夏看情況似乎不對,冇再動手。

管事臉色豬肝,拿過雲盈夏的信件:“我去彙報三爺,一切皆由三爺處理。”

雲盈夏意識到事情嚴重性,臉色蒼白無血色,除了等待彆無他法。

管事相信她和男人私通,那大人肯定會相信。

她急得不行,等了好些時,一股涼意隨風而來,她渾身顫抖,不敢去看前來的嚴憬堔。

她不明白,為何收件信條,事情會發展這般嚴重。

“解釋。”

男人聲音從頭上傳來,那張信條直甩在地,冷厲的氣息撲向雲盈夏,讓她無處閃躲。了,她變得不再膽怯任何未知的危險。特彆一個人的時候。她隻是想確定一個問題:“雲冬兒,你和爹孃有冇有把我當做親人?”這個問題,她早有答案,從未。如果有的話,她就不會如此難過。雲冬兒壓下鄙夷的心態,露出友好的笑:“有啊,所以姐姐能讓我和爹孃過上有權有勢的生活嗎?能讓大哥當上官,不用科舉嗎。”雲盈夏明白了,她再傻也不是什麼都不懂的傻子,她搖頭:“不能,大哥會考上,你有手有腳,爹孃可以靠著你們吃飯。”雲冬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