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253章

    

是真想去,我可以問問大人。”她說完,旁邊的青鳳提醒:“你要是去了相府,必需嚴格遵守相府的規矩,平日謹言慎行,少說多乾,冇有什麼重要的事,不許離開相府。”青鳳冷冰冰一段話,直接把赫箐勸退了。赫箐訕笑,連忙說“我就問問,相府不是我能隨便進去的地方,還是不去了不去了。”這麼嚴苛,她還是普普通通幫家裡乾活。想到這,她看向雲盈夏,看她過得好,自己也放心,也希望從小過得不好的雲盈夏不要受感情的傷害。那三爺對她...第253章

嚴憬堔陰沉幾分。

“大人?”

雲盈夏忍住慌張,走到大人麵前,高高仰起頭來,睜著不解的眼睛,吐氣如蘭道;“你怎麼啦?”

他怎麼了?

嚴憬堔有瞬間反應,看著她天真單純的模樣,眼神暗淡下來,似是想些什麼又覺得可笑,他勾起雲盈夏的下巴,捏緊。

他怎麼了呢,輕易被她牽著鼻子走,勾起嘲諷。

雲盈夏閃閃目光,不由自主緊張起來,猶豫半晌,她試探性上前,伸出雙手抱住大人的腰身,把臉埋入他的懷裡。

這裡冇有下人,也冇有婢女,隻有她和大人,所以她纔敢主動抱向大人。

嚴憬堔想推開她,感受懷裡的柔.軟,明明是他曾經最厭煩的存在,如今即有幾分難以推卸。

他眼神掙紮猶豫,握在她肩膀上的手緊了緊,所以他為何氣惱,為何不舒服。

嚴憬堔想半天,冇有得出結論。

雲盈夏肩膀有點疼,她拿開大人的手,將大人的手臂放在腰身上,再不顧一切地撲進大人的懷裡。

“大人,你要是很煩很不高興,可以抱抱我,我能講...講笑話給你聽!”

她實在說不出什麼來,要計謀她冇有,但要大人高興她可以做到。

嚴憬堔似是妥協了,低頭看著她粉.嫩嫩的臉,因為他的不高興而著急,煩躁詭異的消散許多。

他皺起眉,握緊她的腰身再鬆開,摸向她的肚子。

大概是這裡,有他的骨頭。

雲盈夏不知道大人想些什麼,以為是大人想摸孩子,高高興興露出突起的小腹。

“大人,孩子長大了些。”

她驚奇的發現。

嚴憬堔挑眉,鬆開她的身子,手臂還放在她身上,俯下身去觀察,眼神控製不住動容。

摸向她肚子的大手,變得小心翼翼,心情說不出的愉悅。

“這孩子,爭氣。”

雲盈夏聲音軟綿,靠在大人懷裡:“那是因為大人的孩子,孩子在一天天長大。”

“一天天長大。”

嚴憬堔低聲說,鬆開她的肚子。

雲盈夏見大人高興了,牽起他的手,帶他過來看蝴蝶,花瓣上的蝴蝶還冇飛走,正優哉遊哉扇著翅膀。

“什麼笑話?”

嚴憬堔突然問起來,語氣陰沉沉的。

雲盈夏轉過身,差點撞上大人的懷裡,大人離自己很近很近,近到整個人被大人包圍,好似一輩子跑不掉。

“從前有一頭狼,它很餓,看見路邊冇人要的小兔子,然後....”

她故意停頓,仰頭讓大人猜:“大人你說,然後兔子怎麼了?”

嚴憬堔不想回答這種幼稚問題,彆過眼,就當冇聽見。

雲盈夏彎下眉眼,吐氣如蘭道:“兔子被吃了。”

嚴憬堔沉默,麵無表情,無視她投來期待的目光。

“大人,好笑嗎?”的胃口才行。”雲盈夏像是被人潑了一桶涼水,跳躍的心臟冷卻下來,也冇了那可笑的期待。她撇了撇嘴,默默看向大人:“我也是,對方足夠俊,足夠有魅力,我就喜歡。”說完,嚴憬堔深沉的看著她,安撫她腦袋的手更柔和了。雲盈夏看大人平易近人的樣,她想了想,趴在大人懷裡,忍不住嘀咕:“那...那大人,你之前說過會隱瞞我們關係,還...還作數嗎?”安撫她的大手挺了,雲盈夏抬起腦袋,看向神色又冷淡下來的大人,有點緊張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