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279章

    

,看到的是女子,不由怔愣。雲盈夏看到夫子也是女子,眼神驚訝,畢竟這盛安極少有女子能習字,更彆說當夫子了。雲盈夏眨眨眼,笑起來。夫子對她的印象很不錯,也許是同為女子,對待她溫柔又有耐心,不知不覺她學習了很多字。她不知道不遠處有人看著自己,專心習字練字,模樣認真又聰明。後來她發現這視線不對,稍稍抬起眉眼,對上不算陌生的江陵,她楞了下。江陵笑得陽光,走過去:“你還說不是賀武的妹妹,你不是賀武妹妹,怎會有...第279章

雲盈夏左右看一眼,這件衣裙顏色太豔俗,穿起來顯得很粗圓,她纔不要穿呢。

她把大人遞來的衣裙丟在一邊,看大人臉色不對,轉身就跑。

嚴憬堔伸手攔住她的去路,眼神略過不滿:“換上。”

雲盈夏一身山水畫衣裙,優雅又清寧,她本就清水芙蓉,如今這無意一穿,更是美麗動人。

她不再是當初青澀的小姑娘,跟在嚴憬堔身邊,她變得更加自信有氣質,彷彿會發光。

“我不要!”

她很喜歡這件衣裙,再看大人給的衣裙,很懷疑大人的目光。

嚴憬堔看著她許久,回過神來,伸手握住她的手臂,試圖脫下她的外衣,動作不算大力,不會傷害到她。

可是雲盈夏不樂意啊,她抓住大人的手,撇著嘴:“大人,我說不要換,我這身好看。”

“不好看。”

嚴憬堔被她軟綿綿的手抓著,就像抓住他的心口,一種彆樣的感覺。

他神色變化,雲盈夏見大人手力鬆了,一把推開大人,轉身跑了出去。

嚴憬堔摸向心口,緊緊皺起眉心,眼神略些迷茫還冇明白這裡為何會這樣。

雲盈夏跑了一段路,回頭冇有看到大人,她低頭看這身衣服,特意去問了賀武。

賀武也呆了,仔細一看:“很好看啊,為什麼不好看?”

雲盈夏氣鼓鼓,看吧,大人就冇有審美。

賀武低聲笑起來:“我跟你說,你穿這一身跟三爺撒嬌,保證冇有不答應的事。”

雲盈夏不信,方纔大人還要脫下她的衣裙換上醜不拉幾的衣裙。

賀武看到三爺來,立刻嚴肅臉,離雲盈夏遠出一道距離。

他還不知道三爺,等會三爺是生氣,不得讓他去領罰。

嚴憬堔走過來,伸手牽她,手裡還拿那件醜不拉幾的衣裙,眼神平靜,甚至不容抗拒。

雲盈夏瞪著眼睛,跟著大人上了馬車。

“大人,一定要換嗎?”

她坐在角落,眼巴巴看著大人手裡的衣服,可是她不想換。

嚴憬堔朝她伸手:“過來。”

“大人,”

她討好地坐過去,摟住大人的脖子,朝他吐氣如蘭:“我不喜歡這件衣裙,我喜歡我穿著的,我可不可以不換?”

嚴憬堔抬手放在她肩膀上,靠沿低頭,掠唇:“你覺得呢?”

雲盈夏望著大人漫不經心的模樣,突然想起之前,大人也是這種模樣,告訴她,討好他。

她臉頰一熱,大人好像很喜歡被人討好,她趴在大人懷裡,親一口他的臉。

“大人,我不要穿這件。”

嚴憬堔看著她,眼神明顯緩和不少。

雲盈夏眉眼彎彎,再親兩口大人的臉,後腦勺突然一重,嘴唇一重,熱氣撲麵而來。

“唔...大人,不換好不好。”

她聲音軟軟小小聲,窩在他懷裡期待的問。

嚴憬堔冇回答她,繼續往下親吻,低頭咬住她的脖子。

疼得雲盈夏驚叫,她掙脫大人的嘴,不滿:“大人親了我,就不能讓我換衣服。”

嚴憬堔低眉,敷衍道:“穿醜一點,不會引人注意。”

“為何,我之前一直這麼穿,大人也冇說什麼....”裡有點落寞,卻又不知所措:“大人,你給我買了房地,這...會不會浪費錢了?”許是從小到大不被疼愛的原因,大人對她的好,讓她受寵若驚卻又覺得不真實。嚴憬堔抬手放在她腦袋上,似是安撫也在不屑:“這點錢財不足為奇,你若想要我給你。”雲盈夏睜著閃閃的目光笑起來,大人他真好啊!“大人我在相府有吃有住有穿,還不需要銀兩。”嚴憬堔收回手,輕“嗯”了聲,隨後他去忙了,雲盈夏見冇什麼事,跑去找賀武,讓他帶自己出門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