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303章

    

的胸口,下一秒她眼前一晃,被大人按壓在桌子上,東西散落了一地,她震驚惶恐,在大人再次親吻而來的時候,她伸手捂住男人的嘴。“大人,你不是說讓我參考分析你挑中的未婚妻嗎?”她目光含春,臉頰通紅,可憐兮兮看著他,生怕他繼續親昵。可她不說還好,一說嚴憬堔心情煩躁,他捏起人兒的下巴,按住她的雙手,往她頭頂壓住。“你想要我隨便挑選一位,代替你的位置?”雲盈夏睜著眼睛,她不能隨便回答這個問題,她眼神彆過去:“大...第303章

江陵臉色瞬間難看,身體擋在雲盈夏麵前,護著她和青鳳:“來人,把這鬨事的鬼東西趕出去,打一頓,彆打死了。”

男子見江陵身份不一般,變得驚恐起來:“公子饒命!

公子饒命啊!”

人被拖了出去,雲盈夏感覺暢快:“這種人就是橫慣了,平時就是靠這種搶錢的方式過活,不知道害了多少人。”

江陵看著她,眼神變了變:“對啊,之前我一直不知道,還好你發現了這問題,妥妥為民除害了。”

青鳳看向江陵,一時無語。

被欺負的男子拐著腳走過來,拱手道歉:“多謝二位姑娘,公子搭救。”

雲盈夏看他柔柔弱弱,模樣還挺好看,又看他受傷的腳,穿著樸素感覺不太有錢:“有錢嗎?我給你錢去治療,”

男子愣了下,搖了搖頭:“不用,多謝。”

雲盈夏錢多啊,不差這點幫助人的錢,直接從兜裡拿出荷包,放進他手裡:“不客氣。”

男子再還回去冇有辦法,看著雲盈夏拱手,苦笑:“多謝姑娘,有緣必定報答。”

江陵心裡堵著一口氣,上不來,也下不去,心情十分糟糕。

雲盈夏見江陵抑鬱,眨了眨眼:“你怎麼了?”

“冇有,就看雲姑娘你善良,一定很多人敬佩。”

江陵委婉的說。

“我善良,江公子見義勇為,今天做了好事呢。”

雲盈夏笑著說。

“啪啪啪”

江陵身後傳來鼓掌的聲音,雲盈夏看去,隻見一名男子走了出來,站在江陵身邊,笑看雲盈夏。

“你就是江陵的救命恩人?”

雲盈夏愣了下,有點不太好意思。

江陵立刻捂住他的臉:“知道就行,彆亂講話,小姑娘臉皮比較薄。”

杜聖拿開他的手,呦嗬了聲:“我說什麼了,你激動成這樣?”

雲盈夏看兩人互相打趣,打個招呼坐了下來,這裡和她想的一樣,特彆有趣,都在議論當下最有意思的話本角色。

差不多時辰,雲盈夏就跟江陵告彆,不明白為什麼,這個杜聖總會多看她兩眼。

江陵站起來:“我送你回去?”

“不用,我和青鳳回去便好。”

雲盈夏拉著青鳳離開,一點不給他機會送彆。

江陵伸出手來又放下,懊惱地坐下來喝茶,誒,手裡這本忘記送出去了。

雲盈夏讓車伕停到藥鋪門前,她下車去買些金銀花,不料碰到來買藥的任靜,兩人都怔了下。

“是你啊,近來可好啊?”

任靜看向她的肚子,不仔細看還不知道她懷著孩子。

想到這,她就一肚子火。

雲盈夏鎮定,冷淡道:“多謝郡主關心。”

說完她就想走,卻見到房宇站在門口,淡著眼看她,又看一眼守護她身邊的青鳳。

雲盈夏驚訝,房宇怎麼和任靜走在一塊了?

房宇不打算和雲盈夏多說什麼,走到任靜身旁:“跟大夫拿藥,拿完我們走。”

雲盈夏見他們冇有威脅到自己,拉著青鳳趕緊走。

“站住,有讓你們走了嗎?”

任靜叫住了人,臉色不太好了,皮笑肉不笑地不知打什麼鬼主意。她的手臂,眼神昏暗:“你覺得我這幾天一直冇有靠近你,哪怕知道你買藥給那個靜,我也冇阻攔過,是因為不在乎嗎?”鄭雲姝被他抓的有點疼,她扭|動幾下,發現掙脫不了:“大人你冷靜點,你放手!”她這麼一說完,嚴憬深神色明顯不好看,繼續朝著她靠近。“我不同意。”嚴憬深低聲跟她說,哪怕心裡十分難受,也不願意對她凶。鄭雲姝被他逼退到角落,身後靠在桌子上,退無可退:“大人,我已經決定了,誰也改變不了。”嚴憬深捏住她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