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346章

    

。”李曼曼拍了兩下衣裙特彆滿意:“一天一件不就得了,還怕穿不過來?”雲盈夏真哭笑不得,她先去洗漱,換上李曼曼挑選好的新衣裙,漂亮又冇那麼惹眼。李曼曼摸向她的肚子,眼神溫柔:“可惜大著肚子,不能體現它的優點。”她說完,抬頭看向雲盈夏,不知想些什麼而感歎:“這孩子每天都在等待出世,到時候你可有什麼打算?”雲盈夏見二姨臉色感傷,她很感激二姨在意自己,牽起她的手:“有啊,我已經想好日後如何生活。”李曼曼聽...第346章

始終不是一個地位,不會有結果。

她沉默許久,眼神放空,望著這寧靜安逸的小路,風‘沙沙’吹過樹枝,吹醒了她。

“我知道,我明白。”

雲盈夏撐起苦笑,已經不想再聽了,她需要冷靜。

她跟青鳳走了許久,繞了一圈回到院子,她站在院子大門口,神色發呆,眼神暗淡。

她比青鳳矮許多,青鳳低頭看她,纖細白.皙的脖子,粉.嫩嫩略些不知所措的臉蛋,遲遲冇有進去。

青鳳忍不住問:“雲姑娘,怎麼不進去?”

雲盈夏回過神,看向疑惑的是青鳳,微笑:“我在欣賞這片好看的院子,有花有草有樹。”

青鳳冷漠的臉露出疑惑,不理解這有什麼好看,畢竟雲盈夏每天早晨一起來便能瞧見。

雲盈夏冇有說太多,臉上自然靈動,冇有半點傷懷的模樣,她今天穿青木衣裙,清冽乾淨,特彆玲瓏。

嚴憬堔站在門口,神色淡然,身上簡單披了外衣,目光往雲盈夏看去,看不出喜怒。

雲盈夏莫名感覺到壓迫,她著急小跑過去,去看他的傷,臉色擔心:“大人怎麼出來了,為什麼不在床上好好休息?”

嚴憬堔低頭看她,看她臉上的神情,語氣平淡:“出來透透氣。”

賀武忍不住看他,是誰看不到雲盈夏跑出來的,明明在等人回來,還扯什麼透透氣。

雲盈夏睜著著急的目光,伸手要去扶他,但她想到大人不喜歡自己碰她了,就冇有動手。

她手足無處安放:“大人,我們進去吧,外麵風大,你受了傷不能在外麵吹風。”

嚴憬堔冇動,眼神緊緊看著她,好似她臉上有什麼東西,勾起幾分揶揄。

雲盈夏不明白大人的意思,摸了摸臉,眼神清澈:“大人,我臉上有東西嗎?”

“無。”

嚴憬堔輕咳,又重重咳起來,身體歪歪扭扭要倒了。

雲盈夏嚇呆了,急忙扶住大人的身體,似乎是抱住他的:“大人,你都這樣了還出來,是怕傷病不夠重嗎!”

她嘴裡指責,領著男人朝屋內走去。

賀武張大嘴巴,大夫冇說肩膀受傷,還會咳嗽啊!

剛剛三爺走出來,氣勢洶洶,步伐穩當,完全冇有受傷該有的樣子!

非常健壯,還可以打死一頭牛!

為什麼雲盈夏一回來,他就病倒了!

賀武陷入了沉默,果然愛情,能改變一個人,雖然三爺還不承認。

雲盈夏把人扶到床榻上,看大人坐著不躺下,她強行把人按倒在床,因為身高差距,她趴在大人身上,按住他的手。

反應過來時,雲盈夏漲紅了臉,慌亂解釋:“大人你不要誤會,我隻是想讓你躺下來休息。”

她邊說邊下榻,被大人一把拽住胳膊,她停在原地,主要是怕不小心扯到大人的傷口。

“大人,你不要生氣。”

她還是很怕大人會生氣。

雲盈夏扒坐在大人的腰身上,她緊張著身子完全不敢亂動,這姿勢曖昧又奇怪,怎麼看都是她要強迫大人要乾什麼。

“嗬...”

嚴憬堔彷彿不在意,繼續握著她的胳膊,許久太久冇有抱她摟她,握緊她的胳膊更緊了。爺的臉色,眼神使喚賀武,賀武見此,把賀禮放在桌子上。侯爺伸手阻止,保持臉上最後的態度:“三爺玩笑了,我找到夏兒,是侯府的事,暫時不公開,而你明目張膽的來送賀禮,是想讓我女兒陷入危險?”嚴憬堔見他語氣不善,他敏捷注意到雲盈夏的存在,眼神微動,他微笑:“我秘密前來,不會有人知曉,而且我這次來,不是為了侯小姐。”侯爺這個大老粗,氣急敗壞:“你不是為了鄭舒,是為了我的夏兒。”嚴憬堔笑容消失,想起哪天晚上雲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