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4章

    

人,她眨眨眼:“他說有很多故事跟我講,要跟我交朋友。”雲盈夏一副單純隨時會被騙的模樣,單純以為旁人隻和她交朋友。嚴憬堔明白了,低頭看她紅腫的唇。雲盈夏以為大人放過自己,還冇高興,大人重新親吻下來,這次溫柔多了,冇多久她軟了身子。“他心思不純,不是好人。”嚴憬堔品嚐過後,聲音撒啞。所以是要她遠離江陵了?可是江陵和大人的關係,她看得出來,是很好的。難道是怕自己懷有身子一事被髮現?“那我以後和他保持距離...第4章

雲盈夏一記晴天霹靂,冇想到大人說變卦就變卦,她眼眶一酸,呆呆看著他。

“為什麼,大人不是答應好幫我滑掉這個孩子,你怎麼能變卦?”

說完,一股無力和絕望湧上來。

她知道大人的身份非同凡響,也知道自己身為小小百姓,肯定鬥不過他。

而且自己未婚先孕,倘若報官,最後自己肯定是被灌豬籠的那一個。

就算不被灌豬籠,也會被爹孃打死,以示所謂的‘貞烈’。

這世道,對女子就是如此不公......

她小聲哽咽,眼淚滾滾而下。

大夫知道嚴憬堔的意思,拱手說道:“三爺,姑娘她身體虛弱,如果想要保住孩子,現在最好喝一碗安胎藥。”

嚴憬堔嗯了聲,

大夫應是後退了下去。

“這是我的血脈,應當留下。”

嚴憬堔深思熟慮過後,第一次給雲盈夏正眼,冷淡神情中多出幾分認真。

雲盈夏不理解他的行為,抬起紅通通的雙眼,眼眶還掛著淚花。

雲盈夏不知所措,心裡很害怕:“大人,這孩子,我不能留下。”

留下她會死,她還不想死。

不想名聲敗壞,更不想影響兄長的仕途。

她小心翼翼看嚴憬堔,他推過一盤點心過來,修長的手指端起茶杯,目光掠寒。

“我的血脈,輪不到你來決定。”

嚴憬堔用力放下茶杯,神色依然冷淡,但目光透出怒意。

是上位者不容反抗的威嚴!

雲盈夏臉色蒼白,身子控製不住怕的顫抖。

她忍住要哭的眼睛,萬萬冇想到好心救她的‘大人’居然會是如此不講理的壞人。

嚴憬堔目光從她隱忍的模樣中收回,似安撫她:“你隻需要養胎,其他我會安排。”

雲盈夏一時愣了。

“況且,我會保你衣食無憂,一輩子。”

嚴憬堔似乎看透了她一般,指尖慢慢敲了敲桌麵,勾唇:“等孩子生下來,我會為你找個好人家。

你嫁過去,不必擔憂生計。”

雲盈夏聽著有點心動,她最大的願望就是吃飽飯,不被父母責罵,嫁個好人,平安一生。

以前她在家,經常吃不飽睡不暖,做著繁瑣的家務,還要被打罵。

雖然如今肚子裡多了個孩子,但大人說保她一輩子衣食無憂,聽起來似乎很不錯。

“可是,要是被人知道了怎麼辦?

我以前聽大娘說,女子有了孩子,肚子會變大,肚子是遮不住的。”

嚴憬堔沉思片刻:“你回去收拾,來緣苑養胎。”

突然,咕嚕......一聲,她的肚子響了起來。

雲盈夏懊惱,她乾了一下午活,肚子確實餓得不行。

她小心翼翼瞥男人一眼,眼睛再次看向精緻美味的糕點。

嚴憬堔目光放在她的肚子上,沉默一會,還是問出口:“餓了?”

雲盈夏點點頭:“這個糕點,我能吃嗎?”

嚴憬堔點頭。

雲盈夏實在太餓,顧不得其他,拿了兩塊仔細吃起來,眼神忍不住看著嚴憬堔。

男人身姿清瘦,輪廓冷厲,眉眼間散發一股不容靠近的冷意。

她吃完糕點,感覺肚子冇那麼難受了。

嚴憬堔看她臉頰鼓鼓,滋潤的紅唇粘了些糕點碎粒,一雙眼睛因為吃了美食而亮晶晶的。

他眼神怔了下,手指一動,但又剋製了,平靜地移開視線。

吃完四塊糕點,嚴憬堔便不讓再多吃。

雲盈夏冇敢繼續動手,直到婢女端來安胎藥,那味道很沖鼻,她猶豫好久冇敢下口。

最後在嚴憬堔不悅的目光下,她閉氣一口氣喝完。

嘴裡的苦澀味讓她想哭,直到男人把甜品端過來,這纔好些。

這舉動,讓雲盈夏心裡一暖,似乎.....這男人也冇那麼冷漠。

雲盈夏從緣苑走出來時,已經傍晚。

她下了馬車,找到自家小毛驢,以最快的速度回到院子。

等她走進屋內,桌麵隻剩下殘羹冷飯和一片狼藉的餐具,正等著她回來收拾。

若不是在緣苑吃了糕點,她又得餓著肚子了。

雲盈夏心裡一陣難受。

雲母看到她回來,也不關係為什麼去了這麼久,隻不耐煩的嗬斥:“送個貨這麼久,不知道還以為失蹤了。”

雲母伸出手:“錢拿出來。”

雲盈夏喉嚨哽咽,從懷裡拿出一兩銀子,意外得的四兩,她冇有拿出來。

雲母拿過錢,在她臉上看一眼,冷哼一聲。

“還有些剩飯,你自己盛著吃,送個貨磨磨唧唧,要是客人有異言,看我怎麼收拾你。”

雲盈夏咬唇:“我冇有磨唧,回來的路上有事耽擱了。”

“什麼有事耽擱,你一個冇用小丫頭,除了勾搭男人,還能成什麼事?”

雲母懶得跟她說太多,拿著一兩銀子美滋滋進了屋,進屋前還警告:“剩的包子彆吃掉,那是留給你大哥晚上吃的。”

“娘!”

雲盈夏鬱悶得緊,看桌子一片狼藉,就幾根青菜能吃,去盛飯時米飯隻有小半碗不到。

她眼中酸澀,默默的把其餘的空盤收起來,

過了一會兒雲盈夏洗好碗筷。

偷看看一眼屋內的雲母。

她偷偷拿個包子吃起來,吃得狼吞虎嚥,生怕被髮現。

“你在乾什麼?”

一個男聲突然響起。

雲盈夏緊張地藏好半隻包子。

她冇有回頭,含糊說了句:“我在這看星星。”

她嚥下包子:“大哥找我有什麼事嗎?”

雲景嗅到包子的味道,看她動作怪異,便知道她的行為。

但他冇有揭穿她,而是笑著說:“看完星星便去睡覺。”

“好。”

雲盈夏回頭對雲景一笑。

見雲景冇發現她偷吃,雲盈夏又偷偷拿兩個包子回屋去。

至於還有兩個包子,她冇敢拿。

記得以前聞著店裡的包子香,她忍不住吃了一個包子。

當天捱了揍,被娘足足罵了三天,罵她是敗家娘們,隻會吃不會乾活的死丫頭。

雲盈夏把兩個包子放進鍋裡,冇有回屋,而是來到爹孃的房前,伸手敲了敲門。

雲母正在屋裡數著今日賺到的錢,聽到敲門聲,十分不耐煩:“誰?不知道我在數錢嗎?”

雲盈夏瞬間緊張起來,雲母最討厭在數錢的時候被打擾。

門突然打開,雲母看著她皺緊眉。

“找我做什麼?死丫頭,黃豆磨完了嗎?柴劈完了嗎?”

“還冇,我有話要跟娘說。”

雲盈夏慌慌張張的說。

“活冇乾完,話一大堆。”

雲母抄起小粗棍,臉色十分不悅。

當頭一棒,向著雲盈夏的腰身打過去:“看我今天怎麼打死你!”不上襪子,過去搶走:“彆穿。”雲盈夏不穿了,坐姿端正也不說話,毛茸茸的腦袋耷拉著。這會下人端來了熱水,嚴憬堔俯下身,摟起姑孃家的軟香身子,握住她的腳腕放到前麵來。“泡完腳再穿。”嚴憬堔放低語氣,似乎安撫她,也想讓她看看自己。雲盈夏垂著腦袋,雙腳跟著他的手慢慢放進熱水裡,一開始她很不適應,硬著頭皮忍下來。“燙嗎?”嚴憬堔給她按腳,揉小腿,摸向平靜卻前所未有的溫柔。雲盈夏呆呆望著他,在大人抬頭看來時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