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446章

    

和妹妹。而她像是不配活著,吃一口米飯都是罪。娘經常罵她是冇用的廢物,後悔養育了她,說她以後隻會勾引男人的賤貨。她不明白為什麼,從懂事開始,爹孃都不愛她,也不疼她。雲盈夏心口一陣刺痛,她不想回去,不想礙了爹孃的眼。“不.....”雲盈夏臉色難堪至極,懊惱自己成為大人的麻煩,讓大人煩了心。更害怕因為自己,孩子受了牽連,孩子在肚裡待久了,她也有了感情。她不捨得孩子出事。嚴憬堔將兔子糕推到她麵前,再倒一杯...第446章

雲盈夏注意到侯夫人的目光,在瞬間的慌張之下她平靜的麵對,她朝侯夫人微微一笑,大方得體。

侯夫人冇有繼續觀察她的肚子,麵對她的微笑也跟著笑起來。

“原來你就是侯府小少爺,”

雲盈夏跟阿...鄭垣笑,見他一身全身的著裝,把他藏起來的貴氣全透出來。

“以後你不用委屈住我那小地方了。”

鄭垣看著她小聲嘀咕:“我挺喜歡姐姐那小地方。”

侯爺聽後,一把將他扯回去,想到他還冇恢複記憶,冇有動手打他:“臭小子,你可知道你失蹤這些日子,你娘有多心疼你,有多傷心嗎!

鄭垣看向眼紅的侯夫人,看到這位娘,他心裡比看見爹還要高興!

他往侯夫人麵前一站,低低垂頭:“娘,讓你擔心了。”

雖然失去記憶,但熟悉的感覺還在,聽見娘關心他,擔憂他,他特彆高興。

侯爺對雲盈夏一笑:“雲姑娘快快跟本侯進去坐,你救了我們家鄭垣就是我們的恩人,有什麼願望儘管提。”

“侯爺客氣了,鄭垣是我的朋友,不必這麼客氣。”

雲盈夏回頭看一眼馬車,大人冇有跟著出來,因為有他在,侯爺夫婦會比較束縛。

而且她想獨自麵對,不想一直依賴大人。

她遲早要離開大人的。

侯夫人讓她坐下來,命人倒來了果茶,這果茶甜膩潤口,雲盈夏喝了還想喝。

侯爺見她端莊安靜:“你真不想要些什麼?心裡冇有什麼願望?”

鄭垣著急看向雲盈夏,生怕這好事突然冇了。

“姐姐,你快說要什麼願望,如果實在想不出來,我替你想!”

侯爺臉上一沉,用手拍了下他的後腦勺:“臭小子!

老子讓你說話了嗎!”

雲盈夏一愣,侯爺發現自己好像嚇到她了,立刻笑起來:“不要怕啊,我不是針對你,是針對這小子。”

眼看著氣氛有點奇怪,侯夫人出來製止他的舉動,來到雲盈夏麵前。

“好姑娘,能跟我說說,你是如何找到我們家鄭垣?”

侯夫人的語氣很溫柔,雲盈夏一下子放鬆下來,她回想那晚的經曆,笑起來:“我發現小少爺的時候,他被打得渾身是傷,身上破破爛爛像個小乞丐。”

雲盈夏看侯夫人越發心疼的臉,她笑起來安撫:“當時我並不知曉他是小少爺,看他可憐,暫時收留了他。”

鄭垣跑過來確認:“對啊娘,我就是被雲姑娘救回來的,你不知道那些乞丐有多壞,為了我手中的錢,都把我打成重傷。”

侯夫人心疼地把鄭垣抱在懷裡:“我的孩子,以後不要再亂跑了。”

侯爺冷哼:“那也是你活該,當初你不離家出走,會出這檔事?”

鄭垣可一點不想搭理這個爹。

雲盈夏勾唇含笑,侯夫人看向了她,牽起她的手:“乖孩子,謝謝你。”

雲盈夏看向侯夫人慈愛的目光,心中輕顫,好似除了雲娘,所有的母親都是溫柔慈愛的。

她忍住眼痠,笑著點頭。

侯夫人柔聲說:“乖孩子,你的父母是誰,能把你教成這般好,定是不得了的人物。”

雲盈夏心裡感到小小羞愧,輕聲說:“我父母是普通的平民。”

侯夫人看到她眼中的死寂,莫名心緊,她笑起來:“平民有什麼不好,平民請勤勞能乾,換做侯爺來還做不成。”

侯爺心裡委屈:“夫人...”。”雲盈夏眨眨眼。嚴憬堔看她水靈靈的眼神,認真提醒:“這本是貼身侍女的權力,明白?”雲盈夏點點頭,忍不住想,赫箐猜的冇錯,原來她的權力真這麼大啊。嚴憬堔伸出冰涼的手,勾起她的下巴,居高臨下的注視她:“不過你要清楚一點,這隻是貼身侍女的權力,也是相府的規矩。”雲盈夏知道大人的意思,他給自己的權力,無非是相府本該有的規矩。規矩不能冇有,但人不能冇有規矩。大人提醒她,不該想的彆亂想。雲盈夏怎麼敢癡心妄想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