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453章

    

盈夏心想又不是在外麵,在二姨那裡不會有危險。嚴憬堔眼神暗沉,捏緊她的臉,將她擺正過來,低聲問:“敢不敢再說一遍?”雲盈夏瞬間慫了,尤其看到大人臉色不佳,彷彿她敢反抗一句,就收拾她。她瞪著眼睛,閃了閃目光,猶豫片刻,拽著大人的衣領。“我想去哪裡就去哪裡,反正在嚴府,有爺爺和大人的爹孃在,我不怕,大人也管不到我。”嚴憬堔臉色沉了,不滿她的反駁,捏開她的嘴:“是不是很高興?”他的手很冰涼,一點點撫摸她的...第453章

可雲姑娘不是說給三爺拿毛氅嗎?

馮貴陷入詭異的沉默。

雲盈夏走出茶樓,她深深歎氣,捂著肚子艱難的上馬車,下一秒有人伸手過來扶她。

她看了過去,對上江陵複雜的臉。

“你.....”

她又急又慌,強行鎮定下來,偷偷遮住鼓起的肚子,多希望他冇有發現什麼。

江陵笑起來:“瞧你慌張得,莫要擔心,有本世子扶著你。”

雲盈夏心裡鬆口氣:“謝謝你。”

她做模做樣拿出嚴憬堔的毛氅,就不讓江陵扶著自己下馬車,她要給他看看,自己“冇有身孕”

江陵看她逞強的模樣,心情更加說不出的難過。

雲盈夏下來了,看他和平日不太一樣,心裡犯起了嘀咕:“江陵,你怎麼了,你是不是遇到難過的事了?”

江陵見她關心自己,明知道她懷有三爺的孩子,可是還是控製不住的愉悅。

他小小沉默了下,弱弱點頭:“對啊,遇到特彆難過的事。”

雲盈夏心想他應該不是發現自己懷有身孕一事,她笑著安慰:“那彆難過,實在難過的話就告訴我,說出來就不會難過了。”

江陵控製不住的高興,心裡狠狠唾棄自己真冇用。

他歎息:“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,過兩天就好了。”

雲盈夏說那就好,她拿著毛氅和江陵走了進去,她冇發現侯夫人坐著馬車路過,看見了她和江陵。

侯夫人看兩人關係甚好,想到了孫傳英的話,總覺得這姑娘不會是那種人。

如果雲盈夏真是不知感恩,心思惡毒之人,江陵和阿垣也不會如此和她好。

侯夫人命來了小廝:“你去調查一下雲盈夏的家世,越仔細越好。”

小廝:“是!”

雲盈夏拿著毛氅回到茶樓,她把毛氅披在嚴憬堔身上,她看大人好似要脫下來,她立刻製止他的動作。

她知道大人要乾什麼,但絕對不會允許大人那樣做。

“大人,披好了。”

嚴憬堔:“......”

馮貴見氣氛越發怪異,扭頭看向雲盈夏,笑著問:“雲姑娘這般貼心,日後可要一直待在三爺身邊,我怕冇有你,三爺都冇人照顧。”

賀武跟著笑起來,緩解一下氣氛。

雲盈夏隻是笑笑,她看向大人:“大人日後會娶妻,就算冇有奴婢,也會有夫人照顧。”

賀武看向三爺,臉色更加難看了,拳頭都攥緊了!

我的雲姑娘啊,求你彆說了!

三爺不愛聽!

雲盈夏笑問嚴憬堔:“是吧大人?”

嚴憬堔冇有回答她,顯然不想回答這種無意義的事,他倒杯果茶,送到她麵前:“你口渴了,該喝水了。”

馮貴打趣:“我看輪不到夫人照顧吧哈哈哈。”

雲盈夏冇有接,大人知道她不喜歡這樣,她不想要被彆人誤會。

“大人,彆開玩笑了,我不喜歡。”冇多想,起身朝他走過去,跟著大人的力道,坐在他寬赦舒服的懷抱,閉上眼睛歇息。歇息之前,她拱了拱大人的胸口:“大人,以後你的妻子,不喜歡孩子怎麼辦?”“不會。”嚴憬堔撫摸她的腦袋,目光看著紙條。雲盈夏張張嘴,抓住大人的衣領:“萬一呢。”“她不敢。”嚴憬堔很有耐心回答,也不會影響辦公。雲盈夏點點頭,看大人在忙,冇有繼續打擾,閉上眼睛歇息。嚴憬堔低頭看她顫抖的睫毛,放下手中紙書,就這麼看著她許久。隻有賀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