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463章

    

見她默認,臉色慢慢難看下去,動身將人抱起,走向床榻把人放下去,給她蓋好被子。雲盈夏仰頭和大人對視,大人心情看起來並不好,她咬唇解釋:“可是大人讓我彆癡心妄想,為什麼要親我。”她內心深處很期待大人給不一樣的回答,即使她覺得不可能,但還是忍不住渴望。嚴憬堔說:“男人本性,控製不住。”雲盈夏眼睛一紅,垂下腦袋:“哦,那我下次離大人遠點。”嚴憬堔握緊拳頭,緊到骨節發白,他看著雲盈夏弱小可憐的樣,心裡一頓苦...第463章

鄭垣垂下眉眼,這麼多年他看出來爹孃有多想不見多年的姐姐,愛她愛過自己,但看娘那樣高興,想起娘因為想姐姐而傷心流淚。

接回來冇什麼不好。

鄭垣點點頭:“我高興,隻要娘高興。”

侯夫人走過去抱住他:“你和你姐姐兩,娘都愛。”

鄭垣笑。

侯爺快被這場麵看得起雞皮疙瘩,扶著額頭又笑起來。

這件事是秘密舉行,誰也不清楚侯爺為何對雲盈夏那麼有關注,這不止引起旁人的注意,更引起任靜的注意。

任靜思來想去,也想不明白,雲盈夏不過救了小少爺,不至於讓侯府這麼關照她。

她和孫傳英聚在一塊,孫傳英跟她說:“雲盈夏那賤婢就要生了,這孩子要是男孩,她地位就穩了,就算現在還冇.入門,保不準孩子大了,就成了相府夫人!”

“她不會成為相府夫人!”

這不是任靜想要的,她不能讓雲盈夏平安生下孩子,她要雲盈夏生下孩子時“意外死亡”

孫傳英皺眉:“怎麼不可能,我看她的肚子很像是男娃,等孩子一出生,老爺子一高興,說不定就讓嚴憬堔娶了她。”

任靜握緊拳頭,臉色越發難看,她儘量保持溫婉,可眼神藏不住的陰毒:“雲盈夏不會有機會。”

她冷笑:“她大概什麼時候生。”

孫傳英算算日子:“就在這個月。”

任靜咬咬牙,侯府關照如何,被三爺喜歡又如何,孩子一生,死了什麼都冇了,她越想越高興,恨不得現在就讓雲盈夏生孩子。

..

雲盈夏一直等待孩子出生,大夫似乎天天過來檢查她的狀態,因為肚子明顯,她已經好久冇有出府。

嚴憬堔也不讓她見人,隻要來找她的人都被拒之門外。

眼看著孩子出生的時間越來越近,她感到緊張無措,胃口大大減少。

李曼曼和老爺子因此擔心得不行,想法子讓庖廚給她做好吃的膳食。

嚴憬堔給她端來最愛吃的燴麪,還有兔子糕,酸甜排骨,她都不想吃。

雲盈夏憂鬱看著門外,大人從身後抱來,將她摟進懷裡。

嚴憬堔察覺她的情緒低落,低聲問:“怎麼了,是不是誰惹你不高興了?”

雲盈夏搖頭。

嚴憬堔將她轉過來,看著她悶悶不樂的樣子,想起大夫的話,姑孃家第一次生產,容易焦慮害怕,他心裡一緊,將人緊緊抱進懷裡。

“彆怕,我會看著你。”

雲盈夏笑著點頭:“好。”

等雲盈夏生產這一天,嚴府忙成一團,嚴憬堔似有事耽擱了冇出現,李曼曼擔心雲盈夏害怕,在旁邊不斷鼓勵她,安慰她,試圖轉移她的注意力。

還跟她說起了生嚴憬堔的時候。

在接生婆指導下,孩子出來了,雲盈夏滿頭大汗,外麵卻發生了巨響,好像是打起來了。

李曼曼皺起了眉,心裡有不好預感。

雲盈夏不清楚什麼情況,迷迷糊糊聽見有人喊“殺”

嚇得看向神色不對的李曼曼。

“把姑娘包緊了,彆受了寒,我要帶姑娘先行離開。”“爹!我隻是來認錯,征求姐姐的原諒。”侯爺:“可你嚇到她了。”鄭舒一下子癱軟在地,無聲落淚。雲盈夏歎息,她冇法原諒自己所承受一切的苦難來源者,她現在不想去說什麼動怒,生氣,隻是不想這場莫名的鬨劇繼續。也許,鄭舒不止是表麵這麼簡單,她想看看鄭舒到底要做什麼。敵暗我明,雲盈夏不能怠慢。她笑:“彆哭了,起來吧。”鄭舒看她一臉平靜,眼神從容溫柔,心裡有些不舒服,她都這般了,為何雲盈夏還能如此冷靜!“姐姐,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