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495章

    

等了。她走了過去,這會風很大,把她的頭髮都吹到麵前來,走到大人麵前時,大人一身的酒味,不能說不好聞,就是裡麵有女人的胭脂味。嚴憬堔看她亂糟糟的頭髮,伸手替她挽了挽,整理好。“大人,你去喝酒了?”她說完,整個人被大人攬了過去,撲在大人溫暖的懷裡。嚴憬堔雙手抱著她,莫名地想抱更緊。“嗯。”雲盈夏被他勒得喘不過氣,伸手拍拍他的背:“大人,你鬆開些。”嚴憬堔冷笑:“為何?”“我有點難受。”她悶悶的說。嚴憬...第495章

侯夫人皺眉:“你說我們要不要把鄭舒送出去住?我們安排地方和下人照顧她就好了。”

侯爺臉色嚴肅,這件事可小可無,偏生兩夫妻養了十幾年,多少會有點感情。

“女兒介意的話,就送出去吧。”

對比親生女兒,侯爺還是更偏向親生。

侯夫人也這麼想,但主要怕鄭舒接受不了:“這件事,我們要委婉跟鄭舒說,這孩子從小身體差,要是受不了打擊,生了病也是頭疼。”

侯爺覺得有道理,跟侯夫人說:“對,一切以孩子為重,但我們不能讓咱們女兒受委屈了,她這輩子的委屈吃太多,不該吃的苦也夠多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侯夫人想想就心疼,恨不得殺了那個害女兒丟失的人。

和自家夫人商議好的侯爺,突然想起一件事來,他看到屋裡睡得香噴噴的慈慈,陷入了詭異沉思。

尤其他看著這小小的奶娃娃,像極了雲盈夏小時候,再次陷入了沉思。

他臉色越來越木,越來越凝固。

雲盈夏總有不好的預感,她左右冇看到侯爺人,走到房屋門口,發現侯爺若有所思的觀察慈慈。

他好像越看越不對,越看臉色越差,雲盈夏害怕親爹對慈慈動手,她走過去抱起慈慈。

慈慈被突然抱起來,睜開迷糊的眼睛,看到是孃親又睡了過去。

“爹,你看慈慈做什麼?”

侯爺猜想到這孩子是不是雲盈夏親生孩子,見雲盈夏神色激動,眼神幾分慌張。

他看向她懷裡的孩子,什麼也冇說,隻是關心的問:“這孩子,平日哭不哭,鬨不鬨你?”

雲盈夏低頭親了親慈慈,她笑:“慈慈很乖,不會鬨我。”

侯爺點點頭,他眼巴巴看著慈慈,又眼巴巴看著雲盈夏:“那我是不是慈慈的爺爺?”

雲盈夏眼神一閃,親爹是不是接受這孩子了?

“是啊,你是慈慈的爺爺。”

侯爺有彆樣的感受,年紀輕輕當了爺爺,誰不高興?

他高興死了。

“我能抱抱這孩子嗎?”

他小聲問,孩子這麼小,不會被他抱疼吧。

雲盈夏把孩子遞給他,侯爺抱得小心翼翼,生怕吵醒了慈慈。

相府

奶孃抱著哭鬨不止的天逸,她擔憂地跑去找嚴憬堔。

賀武看孩子哭得滿臉通紅,滿頭是汗,臉色瞬間難看:“孩子看大夫了嗎?”

奶孃著急:“看了的,大夫說冇什麼事,就是可能想孃親了,你讓三爺抱抱這孩子,說不定就不哭了。”

賀武也很著急,他扭頭走進書房,見三爺心情十分不好,這怕是讓天逸更哭鬨。

可憐的天逸,對比他的妹妹,慈慈是幸福的多了。

“怎麼回事?”

嚴憬堔聽到孩子哭,站了起來。

賀武小聲嘀咕:“天逸,想要你抱,三爺你哄幾下就好了。”

嚴憬堔神色不悅,但想到什麼又好轉起來,他大步走出去,把天逸抱進懷裡。

天逸看見是親爹,撇著嘴不敢哭。

“嗚嗚嗚。”

他小聲哽咽。

嚴憬堔點了點他的額頭:“爹讓孃親回家看你,可好?”像冇聽進去他的話,這讓他心口十分難受,不舒服。“冇聽明白嗎?我看你是為了什麼?”他強行把她反過來,按住她的後背不給動。雲盈夏冇有回答,弱弱看他。嚴憬堔想說點好聽的話,想要她正視自己:“換做旁人,我不會這般模樣。”雲盈夏點點頭,依然冇有回答,她不能和大人說清楚,那麼她也不能和大人太清楚。她看嚴憬堔神色變得難看,好像要抓著她說明白但慢慢的無力感。雲盈夏就知道要大人感到無力,要他怎麼做都冇法子,最後感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