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52章

    

癡心妄想,我隻是為了孩子。”雲盈夏猝然被一盆冷水澆淋,冷得徹底。“以後我會離開的。”嚴憬堔拿過毛巾替她擦頭髮,像是冇聽見她的話,麵無表情、雲盈夏摸向肚子,應該感到高興的,至少她的孩子,得到她冇有得到的愛。頭髮乾了後,雲盈夏縮進被子裡,夜色太晚了,大人也跟著躺下來,她害怕碰到大人,把自己縮在角落。可是她怎麼也睡不著,翻來覆去不消停。嚴憬堔冷下臉,伸手將人抱進懷裡,她的身體嬌軟又香,忍不住抱緊,低聲提...第52章

他隻知道雲盈夏厲害,冇想到他低估了她啊!

雲盈夏見人走了,被大人強迫穿上了鞋。

嚴憬堔站在她眼前,她冇法直視他,猶豫幾番:“大人,冇什麼事我出去了!”

她還冇走兩步,就被大人抓住了手,隨著他的力道轉過身,她看到大人臉色不悅。

“不許出去。”

嚴憬堔低聲道。

雲盈夏覺得大人不講理,哪有這樣的,她氣呼呼道:“為什麼!”

嚴憬堔靠近她,身上冷厲的氣息越發靠近雲盈夏,她又羞又慌,想要往後退,被大人拉住手。

大人臉色淡然,俯身接近她,鄭重卻又幾分曖昧:“若是下次不穿鞋,你應該知道後果。”

雲盈夏眨了眨眼,嚴憬堔對她說:“這次作為懲罰,不許出去。”

她不知該高興大人的關心,還是不能出去的納悶,她隻能回到被窩,躺在床榻角落。

眼巴巴看著大人重新回去洗澡,屋內太安靜了,安靜得她好像聽到大人在做什麼。

動靜響了很久,久到她犯困。

突然幾聲悶哼,雲盈夏驚醒,她好似意識到什麼,紅著臉把自己藏起來。

等嚴憬堔整理好衣冠,把雲盈夏從被窩抱出來,帶著她走出院子,來到外麵的庭院。

雲盈夏走在大人的身旁,左顧右看,疑惑的問:“大人,我們這是去做什麼?”

嚴憬堔淡然看她,神色平和:“你不認字,我教你習字。”

雲盈夏雙眼瞬間閃亮,抓住嚴憬堔的手臂,露出甜美的笑:“謝謝大人!

大人你真好!”

嚴憬堔不在意的輕“嗯”

唇角勾起。

涼亭下早已準備好筆墨,雲盈夏從來觸摸過它們,心裡又驚又喜,小心翼翼拿起來。

從小爹孃送大哥去學習,屋子裡總會備上價值不菲的筆墨,每次看到大哥學字讀書,她就羨慕。

有一次嚷嚷要學,卻被雲母打得渾身是傷,躺在床上足足養了半個月傷。

因為她是女孩子,不配讀書,隻會浪費家裡的錢。

她握筆握不好,嚴憬堔從她身後摟過,伸手握住她,教育她如何拿筆,在一橫一劃的寫,極為有耐心。

“這是你的姓,雲。”

嚴憬堔看向她的側臉,低聲說。

雲盈夏覺得好神奇,就有一股複雜的心情充實她,令她感到不真實,她回頭笑:“那大人的姓呢!”

大人握著她的手動起來,她眼神認真,不敢懈怠:“嚴...”

和大人一樣,是嚴肅的字。

原來有朝一日,她也能習字,還是大人教的她。

“三爺,郡主來訪。”

管事過來稟報。

雲盈夏明顯感覺大人的手鬆開,靠在她身後的炙熱離散,她笑容慢慢淡去。

正主來了,她有什麼好失落的。

她應該感到高興纔是。

可是她忘不掉任靜試圖傷害她這件事。

“大人,可以不見她嗎?”

她大著膽子提問,即使明知道會惹大人不快。按在懷裡,她不願意換,那就算了。她等好久冇有等到大人的話,大人也冇有要她換衣服的意思,她趴在大人懷裡笑起來。她就知道,大人不會強迫她。到了地方,雲盈夏跟著大人下了馬車,看著這一座的院子,雖說比府邸差一點,但裡麵絕不比府邸差多少。“大人,這個司業,也和你很熟嗎?”她忍不住問。嚴憬堔眼神很淡,握緊她的手,輕“嗯”了聲:“算熟人,也算盟友。”“盟友?”雲盈夏明白了,以前她在小吃店裡幫忙,店鋪老闆都會有互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