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558章

    

。“你們說這些有什麼好聊,不如說說國家大事,百姓如何安居?”雲盈夏不懂這些,看向幾人開始談起來,一開始似懂非懂,但聽到百姓安康,她又提起了興趣。“怎麼治理下,百姓才能安居樂業?”賀武力挽狂瀾,強行把江陵和範宜文從雲盈夏對話裡扯開。他偷偷抹把汗,看一眼三爺,臉色陰鷙得不行,偏偏假裝不在乎。也不知道三爺為了什麼。範宜文搖搖頭,低頭笑了笑:“如今這世道,不就是百姓安居樂業,其樂融融?”“聖上有治國之道,...第558章

侯爺直接暴怒,抓起茶杯就要往不安好心的嚴憬堔身上砸去,最好把他給砸死,免得舞到他麵前搶女兒!

侯夫人見狀不對,立即攔住暴躁的侯爺,臉色不太愉快。

她索性也不裝了:“三爺這是說笑,我們這不安排婚事,你硬要強等,你可有想過夏兒的感受?”

嚴憬堔唇角微勾,冷厲神色多出幾分溫柔,他不是看不到候夫婦臉色不悅,極為不同意他和雲盈夏的婚事。

可那如何,隻要雲盈夏心裡有他,他一切都不在意。

賀武偷偷抹一把冷汗,不是,愛情這麼強大的嗎,哪怕侯爺要殺人,態度惡劣,三爺不但冇有生氣,反而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雲盈夏,一臉柔和!

天啊!

這是不是他的三爺啊!

為了雲盈夏,連自己都不要了,一心隻要雲盈夏!

對待天逸都冇有這麼耐心和柔情過!

賀武想要靜一靜,時刻保證三爺的安全,他害怕三爺愛情上頭,侯爺的刀子過來了也願意受著。

嚴憬堔喝了熱茶,遲遲冇有等到雲盈夏的出現,大概猜到緣由,他淡笑:“她,我會征求她的意見。”

侯爺一口淤血吐出來,攤在椅子上,指著門口:“這小院子容不下丞相爺尊貴的身份,我家小女禮數不周,怕是配不上丞相爺。

他的話明明白白說出來,嚴憬堔不願意聽也得聽,他扭|動手中扳指,神色沉沉。

賀武嚇死了,他看三爺越發麪無表情,柔情消失不見,好在冇有他想象的腥風血雨,他看三爺露出淡然的和善,站了起來。

“那就不打擾侯爺與侯夫人了。”

嚴憬堔走了出去。

賀武看侯爺嘴角的血,心裡唏噓,看來想要娶雲盈夏冇那麼容易,三爺這次有的苦頭吃了。

嚴憬堔走上馬車,臉色再也繃不住的陰沉。

賀武不敢說話,坐在外麵這看看那看看,氣氛壓抑得要命。

雲盈夏不知道這邊的情況,她和鄭垣跟著鄭舒坐在花水間,陸陸續續來了許多官家千金,她們冇有見過雲盈夏,但有一部分認得雲盈夏。

“那位是誰啊,怎麼會出現在這?”

“她身邊那位不是侯小少爺?難道她是小少爺的妾嗎?”

“還真有可能,當初她可是三爺身邊的小紅人,彆說有多風光。”

“現在被三爺拋棄,淪為了妾室,還被帶出來丟人現眼,臉皮夠厚。”

...

雲盈夏不惱怒,任由她們隨意議論,但鄭垣聽了不舒服,他就要站起來維護姐姐被她一把攔住。

鄭舒聽她們說一大堆,端起果酒來:“各位姐妹,她不是什麼妾室,而是....”

鄭舒不知道如何介紹雲盈夏,眼神求助看向鄭垣。

鄭垣冇有搭理她,而是大方承認雲盈夏:“她是我姐姐,侯府特邀的貴賓!”

場麵一片嘩然,這一句侯府特貴賓,足足打了那些方纔議論紛紛的人一巴掌。

鄭舒緊緊握住拳頭,保持微笑。

這會小二端來各種各樣的美食,鄭垣獻殷勤地為雲盈夏各種介紹,各種幫忙夾菜送到她麵前,完全不像尊貴的候小少爺,倒像不要錢的狗腿子。

雲盈夏有些無措,尤其看到有許多姑孃家看過來,看得出裡麵有喜歡鄭垣的姑娘。

她拍拍鄭垣的肩膀:“你注意點,莫要太逾越。”

鄭垣不高興:“我給我姐姐夾菜怎麼了,我怎麼逾越了!”撇著嘴:“哦,勾引你了又怎麼樣,我就勾引你了。”嚴憬堔似是冇想到,眼神動容,細細看著她放棄掙紮的小模樣,紅通通的臉頰像個小蘋果,他嘲諷:“就這還勾引,丟人。”雲盈夏眼神透出氣憤,心裡堵著一口憋屈,左右都是被冤枉,不如讓冤枉落實,她氣呼呼爬到大人床旁,低頭狠狠親兩口他。嚴憬堔眼神怔愣,靜靜凝視她,沉默安靜。“丟人就丟人,”雲盈夏其實怕了,但看大人欺負人還嘲笑她,嘴硬反駁:“反正你這麼說,我就這麼做!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