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616章

    

。”賀武立即從門外進來,看到雲盈夏跪地,他不明真相:“大人....”“處理完雲家之事,再去領罰。”嚴憬堔說得平靜,眼神卻不一回事,盯著雲盈夏的傷口不放。賀武苦巴巴地應是,轉身離開。嚴憬堔擺手,對雲盈夏說:“你也下去。”“好。”雲盈夏吸吸鼻子,怕大人反悔,爬起來後快速走出房屋,一路回到自己的屋子。外麵在打掃的下人小聲議論。“三爺為了郡主,特意去綢緞鋪定製衣裳,我看三爺快和郡主成婚了。”“那可不,三爺...第616章

可是大人似好人,鄭雲姝想。

侯夫人好似看出她的想法,無奈笑了:“你啊你,心思這麼單純,人家怎麼樣你就信了。”

鄭雲姝懊惱,她有時候確實看不透大人,所以她一直冇敢接受大人的愛意。

大人的喜歡來得太突然,她不敢貿然接受。

“娘,那我該怎麼辦。”

她感覺自己好難過,明明之前可以接受大人的喜歡,給大人一次機會。

可是聽孃的一番話,又覺得好有道理,就算大人現在改變了,她能保證大人喜歡自己一輩子嗎?

她不敢保證,也不敢冒風險。

侯夫人看女兒苦惱,心裡也難受,如果嚴憬深是位良人,她大可把女兒交付他身邊,允許這一門親事。

那樣慈慈也有家,回到自己親爹身邊,而女兒一輩子也能幸福快樂。

可嚴憬深不是良人啊,她看出來嚴憬深喜歡鄭雲姝,但對鄭雲姝的目的性太強,她看了驚心膽跳。

侯夫人實在不喜歡,女兒受苦十幾年,回家還生了兩個孩子,對方還是權勢滔天的丞相爺,人還不是什麼好人。

侯夫人無法接受,但凡嚴憬深冇有對她的孩子做出那樣的事,她也不至於這麼難以接受!

她侯府的千金,那能容得了他人這般踐踏!

侯夫人將鄭雲姝抱進懷中,冇有讓女兒看到自己的臉色有多差,她儘量把自己的表情放平穩。

“彆去煩惱,如果你不願意接受嚴憬深,那就不接受,爹孃養得起你和孩子。”

鄭雲姝吸吸鼻子,眼眶發熱,她的爹孃真的太好了。

“謝謝娘,我不用你養,以後我會自己乾出一番事業。”

侯夫人很欣慰,認真看她一眼:“好,隻要你想,無論做什麼生意,爹孃都支援你。”

鄭雲姝眼神發光,低頭吸吸孃親身上的香味,前所未有的安心感,這就是她的娘,和她所認識的娘不一樣。

她親生的娘,溫柔,包容,身上香香軟軟,溫暖她的心。

鄭雲姝跟侯夫人走了有許久,她問前麵的下人:“大人走了嗎?”

下人一臉冷汗,眼神惶恐,看得出來麵前的情況比鄭雲姝想的糟糕多了,她有些擔心。

上回大人來的時候,差點打起來,這次不會.....

鄭雲姝害怕,她手腳冰涼,身體顫抖起來,她聲音發抖:“娘,爹和大人,不會打起來吧?”

侯夫人皺起眉:“如果打起來,那嚴憬深更不能踏入侯府,而他,日後休想肖想你。”

鄭雲姝唇色發白,她決定去麵前看看。

“我覺得,應該不會。”

她還是很相信大人,他不會輕易動手。

侯夫人看著她,無奈地牽起她的手:“孩子,想要去看看嗎?”

鄭雲姝點頭。

此時侯爺氣得不行,就在剛剛他差點怒砸嚴憬深,礙於身份不同,人家好歹是自己的上層,怎麼地也不能鬨出事來。

嚴憬深神色冷淡,冇有被侯爺影響半分,他端起熱茶起來,舉止投足之間很淡定,尤其一身華衣,倒像來勾搭姑孃家來的。

侯爺早看出來了,這嚴憬深,就是來勾引他家女兒!

就這小伎倆,還以為他看不出來嗎!人不是將她發賣嗎,為何死了?嚴憬堔平靜著臉,似是聽見最平常不過的事,不足為奇,繼續給雲盈夏夾菜吃。“死了便死了。”雲盈夏看向大人,大人眼裡冇有任何關於悲憐,除了冷漠就是冷漠,她眨了眨眼,其實大人這樣挺好的,她的大人很好。嚴憬堔察覺她的目光,低頭看來,那冷漠駭人的瞬間變成平和,快到雲盈夏以為自己是錯覺。青鳳看雲盈夏再看前一秒冷漠,後一秒平易近人的三爺,扯唇。“三爺,需要調查嗎?”她問。“讓賀武去。”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