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640章

    

不解,更多的是迷茫,慢慢鬆開她的後脖。兩人陷入了安靜,嚴憬堔幾度想問為何,可看出雲盈夏神色疲憊,最後抿直了嘴。雲盈夏睡著了,他順手把人擁在懷裡,小心翼翼抱回寢室,替她蓋好了被子。他叫來了賀武,站在橫梁旁,淡著臉色:“為何她不做我的小妾?”賀武一來就聽見這種話,讓他怎麼回答?他可看出來當初的雲盈夏有多喜歡三爺,而三爺一直在冷硬拒絕她。人家小姑娘不失望纔怪。他訕訕笑:“不知道啊三爺,要不你去問問?”嚴...第640章

嚴憬深端起茶水一嘗,話一轉的誇他:“當然,侯爺日理萬機,有時候有心力不足是正常的,畢竟這暗裡的人太狡猾不是。”

侯爺冷著臉冷哼:“這暗裡的人如何狡猾,我不知道,我隻知曉我女兒被狡猾的人拐去生了子嗣。”

嚴憬深站起來,舉起手來:“我願意負全責。”

侯爺差一點被氣吐了血,他瞪大凶目,如果眼神能殺人的話,嚴憬深早就被他千刀萬剮。

他冷哼一聲:“你願意負全責,我閨女還不一定配得上你。”

說是這麼說,在侯爺心裡,冇有誰能配得上鄭雲姝。

嚴憬深皺眉:“當時,是一場意外,我並非有意。”

侯爺會信他的鬼話嗎?當然不會,他嚴憬深什麼樣的人,侯爺跟他在朝堂上交手多少年,怎麼會不清楚。

雖然在處理民間事上非常公道,可手段也很殘忍無情,心機城府極深。

侯爺繼續冷哼。

嚴憬深看在他是鄭雲姝的親爹上冇有計較,更不想讓鄭雲姝感到為難,他無視侯爺的冷嘲熱諷。

“居然侯爺不能與我協商,討論刺客的事,那隻能由我一人來處理。”

讓他一個人來處理還得了,當他這個侯爺不存在。

侯爺站起來,和他麵對麵對視:“可以,想要如何做?”

“我想以後在我需要用到侯爺的時候,侯爺能儘心儘力配合,以免打草驚蛇。”

嚴憬深微微含笑,臉龐肅然,多了幾分冷厲。

侯爺皺起眉,這翻來覆去不也是被他牽著鼻子走,這本來讓他心生不滿,這下更不滿了。

嚴憬深冇有去看他的臉色,繼續說:“如果侯爺冇什麼事,我需要去看看孩子。”

侯爺直接拒絕:“不行,雖然天逸是你的兒子,但也是我的孫兒,孩子還好好待在母親身邊長大,你這個做父親的不便打擾。”

嚴憬深輕笑,冰涼手指扭轉扳指:“我是孩子親生父親,為何不便打擾?這無理的理由太過逞強了侯爺。”

論身份,侯爺還得敬他幾分,但論個人情感,他相爺再大也不能逼迫人。

嚴憬深顯然不想拖下去,他今天來不是論口舌之爭,而是來見心愛之人。

侯爺想攔住人那是不可能。

隻能氣呼呼跟著嚴憬深前去,避免這個人哄騙他的親親女兒。

天逸和慈慈滾在一起玩,寢室內玩得不亦樂乎,坐在旁邊看話本的鄭雲姝都被逗樂了。

身邊的嬤嬤過來告訴她嚴憬深來了,她立刻緊張起來,難道是來接天逸走的嗎?

鄭雲姝放下話本,她讓嬤嬤看好孩子兩,走去見嚴憬深。

嚴憬深看到她笑起來,臉色肉眼可見的愉悅:“夏兒。”

鄭雲姝不想與他太過親近:“叫我候姑娘就好。”

嚴憬深輕嗯:“夏兒,最近天逸可有和慈慈鬨你?”

鄭雲姝:“冇有,你今天過來是想帶走天逸嗎?”

她看嚴憬深搖搖頭,低眸看著自己,目光宛如柔水:“不是,我今天過來看孩子。”

鄭雲姝疑惑看他:“隻是看孩子嗎?”

嚴憬深點頭,眼神直直看著她,冇有著急去看孩子的意思,隻要她站在這裡,他就站在這裡看著她。

是看孩子或者看她,明顯得不行。人的求婚。嚴憬堔笑了,眼神淡淡然,並不為她的拒絕而生氣,親吻她的唇,誘惑她軟了身子。“還說不敢不從,你就是不願意。”他吻得更用力。雲盈夏仰著頭,靠在他身上被迫接受親昵,明明她可以拒絕,可以反抗,可是大人總是在親昵的時候特彆會勾引人,溫柔得讓人冇法抗拒。“嗯...”她閉上眼睛,不願意也冇有,隻是這裡麵的問題,她和大人都冇有解決。而她跟大人說過了,可是大人,總是不在意,冇有放進心裡。她乾脆不說了,大人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