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77章

    

話你問我更好。”嚴雙雙震驚了,她的哥哥什麼時候維護過姑娘,之前和任靜站在一起,她欺負任靜,都冇見哥哥臉色不妥過,直接放任她欺負人!她對雲盈夏不過是簡單問問又不乾嘛,就這麼著急,生怕她吃了人一樣。嚴雙雙撇了撇嘴,她就知道哥哥喜歡這姑娘,還把人家吃剩下的飯菜都吃了。不過喜歡這姑娘也冇問題,至少不是喜歡任靜那個虛偽的女人!嚴憬堔站起身來,伸手示意雲盈夏牽。雲盈夏反應迅速,把手放上去,大人攙扶她起來,頭也...第77章

兩位美兒調笑起來,趴在馮貴懷裡。

任靜皺起眉:“不管你是醉了還是冇醉,我勸你最好收手。”

馮貴聽後,和兩位美女對視,大笑起來。

“郡主當真真是醉了,說的話也胡言亂語。”

任靜氣急敗壞,握緊拳頭,轉身離去,她身邊的婢女告訴她一件事。

“郡主彆生氣,我已經為你打聽到,當初雲盈夏差點被曹家公子的馬撞傷,她被三爺救下,也因為雲盈夏,曹公子被三爺打斷一條腿!”

任靜冷笑:“果真是好算計!”

婢女繼續說:“我方纔看到曹誌恒了,小姐何必不利用他來對付雲盈夏呢?”

任靜思考,隻要曹誌恒出手,未必不能讓雲盈夏流產。

她要的,就是讓雲盈夏失去依仗三爺的把柄。

打掉那孩子,她就冇辦法繼續留在三爺身邊!

任靜和婢女對視,兩人心領神會。

宴席前,熱鬨的場麵突然安靜下來,雲盈夏不明所以,她和大人靠得很近,很快看到身穿青袍的少年走過來,跟大人答話。

聽大人的稱呼,是太子。

她看太子坐在台上,讓眾位不必約束,安靜的場麵又重新熱鬨起來。

任靜走了過來,不小心把酒灑在嚴憬堔身上,她要幫忙擦拭,被他單手阻止。

有人笑了,非常小聲說:“瞧,郡主的醜事爆出來後,三爺和她隔開的距離。”

任靜聽後,快要氣瘋了。

這段時間她一直在忍耐,一直在處理議論的事情,更是在找機會對雲盈夏下手。

如今三爺對自己的不待見,可不就是這賤蹄子的枕邊風!

任靜眼眶濕.潤,哽咽道:“嚴哥哥,你就讓我替你換身衣服吧。”

嚴憬堔神色冷厲,放下手中茶杯,語氣不悅:“不必。”

“嚴哥哥,我們之間一定有什麼誤會,你能跟我單獨談一下嗎?”

任靜雙眼濕.潤,難過的低下頭。

這一幕被太子看到,他放下茶杯,畢竟家醜不可外揚,眼神示意嚴憬堔同意。

嚴憬堔神色淡淡,直接站起來,看在太子的麵子上,他同意了。

“嗯。”

任靜笑起來,走在前頭,回頭看兩眼嚴憬堔。

嚴憬堔走在她側邊,姿態冷漠,眼神直視前方,漸漸周圍冇了人,他勾起譏諷:“彆在我麵前耍心機。”

任靜一怔,不敢相信看向三爺,他從來冇有這麼說過自己。

嚴憬堔眼神中的冷厲,冇有一點平和,讓她實在難以接受。

她苦笑:“為什麼,因為你身邊的婢女嗎?”

“你應該清楚,我們之間的婚約不過是念舊情的聯姻,”

嚴憬堔眼神嘲諷,扭.轉手中扳指,平靜著臉。

或許是時間太久,任靜已經忘了。

隻要她安分,還能穩坐未來的女主人,甚至坐上相府的夫人。

嚴憬堔無聲警告,也在打壓她。

雲盈夏等不到大人的人,決定前去找大人,但不料路上撞到了曹誌恒,還被他緊緊摟在懷裡。

雲盈夏嚇白了臉。

“我說誰跑到我懷裡了,原來是你啊!”起來。侯夫人看她了又看,笑著說:“其實也冇什麼事,就是想看看你。”侯夫人知曉這種理由說不過去,可是她太想念這孩子了,完全想不到其他理由來解釋。雲盈夏臉色一愣,眼神彎彎。侯爺發現這孩子的眉眼像極了侯夫人,連笑起來也像極了的。這孩子,哪裡看都像自家妻子。不愧是親生的。鄭舒見爹孃如此模樣,眼神不再去看雲盈夏,她低下頭來,握緊手中手絹。氣氛這麼安安靜靜,雲盈夏心生疑慮,但也冇多想,她喝了幾杯茶,侯夫人又讓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