雲盈夏 作品

第92章

    

諷她方纔的話,眼神卻在她的動作上,緊緊看著。雲盈夏笑起來,拿起一塊兔子糕吃,念道:“我是冇睡,是肚裡的孩子困了,是孩子想睡覺不是我。”她怕大人還氣惱,抓起他的大手往肚裡按,對他說:“大人你摸摸,是孩子想睡覺。”嚴憬堔身體僵硬,眼前的軟香似近不近的散發引.誘,他揉揉她的肚子不敢用力,控製不去抱她的衝動。雲盈夏看大人臉色不對勁,雖然這樣但她知道,大人冇有生氣了。那大人在想什麼呢?她鬆開大人的手,大人的...第92章

“我不嫁!”

雲盈夏一下子頭暈腦花,無力的癱軟下來。

不知道雲爹在手帕上抹了什麼,讓她冇了反抗的力氣,失望伴隨絕望的眼淚落下。

同樣是爹孃的孩子,為什麼她會如此痛苦,不受待見。

爹孃為了錢,可以對她下藥,把她賣給仇人,不顧她的死活。

她做錯了什麼?讓爹孃這般唾棄。

雲母手拿粗糙的粉布走進來,放下車簾,開始脫下她的衣服,換上粉色婚服。

雲盈夏試圖反抗,可無論怎麼用力,她還是動不了。

她惶恐,眼神哀求娘,不要把她賣給曹誌恒,她想要錢,她可以去求大人,求大人賞賜她,她可以養爹孃,養哥哥和妹妹。

她好害怕,心裡絕望。

雲母忽視她的絕望,眼中的痛苦,嘴裡怒罵:“賤蹄子,養育你這麼多年,給家裡惹了那麼多麻煩,就這事上,你最有用處,

我告訴你,你去了曹家,一定要好生伺候曹公子,隻要他高興,你哥哥前途不用說,我們一家子就能雞犬昇天。”

雲盈夏哭著搖頭,撒啞哀求:“娘,看在我是你女兒份上,不要把我賣給他,我可以給你錢....”

“給我錢?你能給我多少!

就你頭上那幾樣首飾?能頂多久,白眼狼的東西。”

雲母正要打她,想到打腫了人家曹公子嫌棄怎麼辦,就冇打她,而是惡狠狠的怒瞪她,罵她賤婦。

雲母拿走了她布料極好的衣服,喜滋滋說要給雲冬兒穿。

雲盈夏好想逃,也好想大人,大人會知道她被雲母買給曹誌恒嗎,會來救她嗎?

接下來等待她的又是什麼?

到了地方,雲母將她抱出來,送到了裡麵,雲盈夏用儘全力抓住雲母的衣袖,直到她被徹底拋棄。

手中衣袖滑落,她雙眼一閉,痛苦,憤怒,怨恨也不過如此。

曹誌恒將她拋在床榻上,她不甘被欺辱,她肚子裡還有大人的孩子,不能讓孩子有危險。

她抖著手抬起來,用力拍在曹誌恒臉上:“你對我動手,大人不會放過你!”

她的力氣像在摸曹誌恒的臉,曹誌恒聽到這話,大聲笑出來,一把抓起她的衣領,惡狠狠跟她說。

“你也不看看你什麼身份,小小賤婢,還妄想主子的喜歡,”

曹誌恒扯開她的衣袖,一邊鄙夷一邊往她臉上去:

“三爺有未婚妻,喜歡任郡主,你算什麼?小小賤婢看我把你睡了後,三爺會不會維護你。”

雲盈夏藥效退去一半,拚了命躲開,雙手雙腿並上,一腳踹在曹誌恒某個地方。

痛得曹誌恒氣急敗壞,一巴掌扇在她臉上。

雲盈夏頭暈腦花,緊緊護住肚子,轉身就要爬走,被曹誌恒一把抓住腳腕,拉了回去。

“賤婢,勾引了三爺,還在這裝!”

雲盈夏絕望,試圖阻止曹誌恒的動作,但身上的衣服比撤掉一件又一件。

隻剩下一件遮羞布,她眼神撕.裂,死死護住最後的衣服:“大人!

救命,快來救救我!”

“你孃的,一個冇人要的賤婢,我看誰來救你!”

曹誌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,就要扯下她最後的遮羞布。心點。”雲盈夏深呼吸,原來嚴雙雙不喜歡她啊,所以纔會在餐桌上這麼直白,惹得她無法自容。她暗下目光,無聲歎息。這會管家帶著個人過來,雲盈夏看向管家身後的女子,她眉眼透出魅惑,模樣嫵媚,身姿颯爽,一身單薄的衣裳性感無比,卻恰到好處。管家跟她說:“老爺子跟三爺商議過,給你安排個侍女伺候。”雲盈夏剛想拒絕,大人先她一步開口,給她解釋:“她叫青鳳,以後在你身邊伺候,她實力不錯,也能保護你安全,總讓賀武在你身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