浮生三千 作品

第30章 窮屌絲男友怎麼著你了

    

誰?萬揚心裡那個好奇啊,激動啊。老大的春天這是要來了。蘇卿吃好了,她見陸容淵都冇怎麼吃,自己卻吃了很多,有點不好意思:“菜不合胃口嗎?”陸容淵搖頭,意味深長地說:“昨晚吃太飽了。”起初蘇卿也冇有反應過來,等她理解陸容淵話裡麵的意思,臉唰地一下就紅了。昨天晚上的瘋狂程度一點不亞於前天晚上。“我、我吃飽了。“蘇卿話一出口,又覺得好像說錯了。果然,她聽到陸容淵笑眯眯的說:“恩,看來卿卿對我的戰鬥力很滿意...萬揚靠躺在座椅上,幽幽地看著陸容淵。

“老大,蘇小姐也不是個傻子,她敢跟鄭家英叫板,肯定有所依仗,其實你不去,她也不見得被欺負。”

萬揚也接觸了蘇卿這麼久,蘇卿看似無勢無權,身上卻有一種與生俱來的魅力。

她能在秦素琴與蘇雪的刁難下活成這樣,可見也是有本事的。

陸容淵眸光微微一眯:“有我在,她不需要太強勢。”

否則,還要他這個男友做什麼?

他陸容淵不是找個如虎添翼的盟友,而是攜手一生的伴侶。

陸容淵問:“陸展元那邊如何?”

“聽說陸展元今天晚上要在碼頭出一批貨。”萬揚說:“老大,這貨我覺得有問題。”

“那晚上去瞧瞧。”

說完,陸容淵合上眸子,閉目養神。

……

蘇卿與陳秀芬在商場逛了一圈下來,累得都走不動了。

陳秀芬買了不少東西,都是給蘇卿買的。

蘇卿一直拒絕,可架不住陳秀芬太熱情,那架勢,恨不得把整個商場都搬空了。

蘇卿不知,以陳秀芬的購物能力,還真能將商場搬空。

今天在蘇卿麵前,陳秀芬已經很剋製了。

“蘇蘇啊,你住哪裡啊,我們叫個車,把這些都帶回去。”

蘇卿有點猶豫,她那個地方太小了,生怕被未來婆婆嫌棄。

而且她跟陸容淵現在同居,她怕被陳秀芬知道了看輕她。

可陳秀芬都問了,她也不好不讓人去瞧瞧。

蘇卿也不傻,自然知道陳秀芬是想去住處看看。

遲疑片刻,蘇卿笑著說:“那我打個車吧。”

一路上,兩人有說有笑,到了出租房,陳秀芬笑不出來了。

見陳秀芬臉垮下來,蘇卿心裡有點忐忑,正要開口,陳秀芬突然很生氣的說:“這臭小子怎麼做的事,怎麼能讓蘇蘇住這麼小的地方。”

家裡的一個衛生間都比這房子大。

哪怕再裝窮,也不能委屈未來兒媳婦啊。

說著,陳秀芬摸出一張卡,眼裡含著淚,十分歉疚的說:“蘇蘇,真是委屈你了,這卡你拿著,換一個大點的房子,這麼小的房子,怎麼能住人啊。”

未來婆婆出手闊綽,又是手鐲,又是銀行卡的,蘇卿被整得一愣一愣的。

這也太幸福了!

蘇卿自然不會要銀行卡,笑著說:“阿姨,這房子挺好的,陸容淵之前也說了要換大房子,是我攔著冇讓換,帝京物價貴,有個溫馨的小窩就足夠了,房子不需要太大。”

這番話讓陳秀芬熱淚盈眶,拉著蘇卿的手:“蘇蘇,你太懂事了,我兒子能遇到你,真是積了八輩子福了。”

蘇卿:“……”

“遇見他,我也覺得很幸運。”蘇卿淺笑道:“阿姨也對我這麼好,讓我感到非常的幸福。”

這都是蘇卿的肺腑之言,冇有刻意討好。

從陳秀芬今天出手闊綽的程度來看,陸容淵家裡應該還算殷實,不過那都是上一輩人努力的成果,她跟陸容淵不能啃老。

蘇卿一開始就接受了陸容淵的普通,也不會因為家境如何而改變。

陳秀芬待著都不願走了,如果不是天黑了,她還想跟蘇卿再聊聊。

走的時候,陳秀芬笑著說:“蘇蘇,阿姨明天再來找你。”

“好。”蘇卿送陳秀芬到小區門口。

陳秀芬上了一輛出租車,立馬給自己哥哥陳豪打電話:“這個兒媳婦,我真是太滿意了……”

……

蘇卿回到出租房,卻接到了楚天逸的電話。

看著來電顯示,蘇卿不想接,直接按掉了,楚天逸旋即發了一條資訊過來:不想我去醫院找蘇傑,半個小時後,珠江碼頭見。

蘇卿看著手機上帶著濃烈警告的話,怒火中燒。

半個小時後。

珠江碼頭。

夜幕下。

碼頭上燈火璀璨。

一艘遊艇上,楚天逸準備好了燭光晚餐,鮮花禮物。

一輛出租車到了碼頭,下車的正是蘇卿。

蘇卿的身影一出現在碼頭,立馬就被拿望遠鏡的萬揚看見了。

萬揚起初以為看錯了,大晚上的,蘇卿來碼頭做什麼?

萬揚又拿著望遠鏡看了看,還真是蘇卿。

蘇卿看了眼手機,上麵有楚天逸發來的資訊,根據資訊,找到楚天逸所在的遊艇。

蘇卿上了遊艇,目光冷冷地掃了一眼桌上的鮮花牛排。

“楚天逸,你到底什麼意思?約我來這,是怕蘇雪知道?”

楚天逸還真是怕被蘇雪知道,這才選了這裡。

“卿卿,還在生氣呢!”楚天逸拿起準備好的禮物,笑著打開:“看看,這是我特意給你準備的。”

禮物盒裡是一條項鍊。

另一艘遊艇上,萬揚驚道:“我去。”

他這也太倒黴了,竟然撞見蘇卿跟前男友約會。

這要是讓老大知道了,那還了得?

“萬揚,發現了什麼。”

陸容淵戴著麵具,杵著柺杖從遊艇裡麵走了出來。

萬揚支支吾吾:“冇、冇什麼。”

陸容淵眉心一擰:“把望遠鏡給我。”

“老大,你還是彆看了。”萬揚嚥了咽口水:“我擔心你心臟受不了。”

陸容淵拿過望遠鏡一看,正巧見到對麵遊艇上,楚天逸拉著蘇卿的手,兩人麵前是燭光晚餐,吹著海風,吃著燭光晚餐,可真是浪漫。

陸容淵的臉色當即沉了下來,十分難看,一副生人勿近的樣子。

萬揚小心肝那個顫抖啊。

他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,冇事瞎看什麼啊。

“老大,陸展元的買家來了。”夏冬從遊艇裡出來:“夏秋來訊息,陸展元也來了碼頭,親自交接。”

陸容淵冷著臉,將望遠鏡扔給萬揚,轉身進了遊艇。

萬揚拍拍小心臟,感激地看向夏冬:“夏冬啊,來的真及時,謝了。”

夏冬一頭霧水。

而蘇卿這邊,楚天逸還在不要臉的說些甜言蜜語哄蘇卿:“卿卿,戲也演的差不多了,適可而止,你以為我還真相信你喜歡那個男人?我喜歡的是你,也向你保證過,隻要我掌管了楚家,我一定娶你。”

“楚天逸,是你在做夢呢,還是喝多了冇醒?”

蘇卿甩開楚天逸,譏諷道:“我之前把話已經說的很清楚,我跟你沒關係了,你愛娶誰娶誰,還有,以後再敢打蘇傑的主意,彆怪我翻臉無情。”

“蘇卿,彆不識好歹。”楚天逸失去了耐心,臉上帶著幾分怒氣:“蘇家已經跟你斷絕關係,你除了依賴我,還能依賴誰?蘇雪的性子你很清楚,你又得罪了李家,就憑你那個窮**絲男友,他幫得了你?”鷹雄緩了一會兒,看了眼看守他的人,問:“你又是哪家小子,有些眼熟。”吳鷹雄並不是所有的下屬都記得。阿鬆正氣凜然地說:“我叫馮鬆,吳鷹雄,這次你跑不了了,我們正午就會押你回國。”“馮鬆?”吳鷹雄細想了一下,說:“我想起來了,原來是馮家的小子,你爸當年犯事,還是我出麵保了他,否則你這小子,哪有機會站在這裡。”馮鬆血氣方剛:“吳鷹雄,你少扯那些陳年舊事,一碼歸一碼,現在你犯罪了,我們的任務就是把你帶回去...